欢迎进入上海公兴搬场服务有限公司网站!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又被抓!这公司实控人上月被逮捕,本月子公司总经理也被备案 侦查公兴搬场

作者:上海搬场 时间:2019-09-16 15:47

实控人被抓后,“拉链第一股”浔兴股份又收坏消息。昨晚公司公告,浔兴股份子公司深圳价之链跨境电商有限公司总经理甘情操等人涉嫌合同诈骗,已被备案 侦查。

而在1个多月前,浔兴股份公告,公司于2019年8月10日接到王立军家属通知,公司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王立军因涉嫌内幕交易罪已被重庆市公安局实施逮捕。

价之链总经理被备案 侦查

9月15日晚间,浔兴股份发布一则坏消息,公司在2019年9月12日收到福建省晋江市公安局出具的《备案 告知书》:甘情操等人涉嫌合同诈骗案,已被备案 侦查。

据悉,甘情操系公司控股子公司深圳价之链跨境电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浔兴股份体现,将积极配合公安机关的调查上班,并严格根据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又被抓!这公司实控人上月被逮捕,本月子公司总经理也被备案侦查公兴搬迁

公开资料显示,价之链是一家以“品牌电商+电商软件+电商社区”为主营业务的跨境出口电商企业,2016年8月曾挂牌过新三板, 上海市松江搬场公司,而它也是浔兴股份近几年的重要押注。

2017年7月, 广州蚂蚁搬家公司,停牌多时的浔兴股份推出了重大资产购买方案,即以现金10.1399亿元的对价收购甘情操等21名股东持有的价之链65%的股权。

又被抓!这公司实控人上月被逮捕,本月子公司总经理也被备案侦查公兴搬迁

根据王立军的设想,公司作为国内拉链龙头企业,交易完成后,可在原有B2B业务基础上新增B2C业务,自然而然形成拉链+跨境电商双主业。如此一来,浔兴股份得以转型,公司估值也能得以重塑。

价之链业绩爆雷干连 浔兴股份

10亿元收购价之链65%的股权进军跨境电商,却让浔兴股份深陷泥潭。

浔兴股份成立于2003年,是国内最大的拉链生产商,也是国内唯一能与国际巨头抗衡的拉链企业。2006年上市之后浔兴股份盈利手段连结不变,并于2016年达到顶峰。当年,公司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袂 为11.8亿元和1.18亿元。

2017年浔兴股份收购价之链部分 股权时,当时价之链交易方许诺 ,2017―2019年的净利润将分袂 不低于1亿元、1.6亿元、2.5亿元。若3年累计净利润低于5.1亿元,业绩许诺 方需向上市公司支付现金补偿。交易后,王立军担任价之链董事长。

不外 ,被予以厚望的价之链并未给浔兴股份带来收益,反而带来了一地鸡毛。

价之链2017年净利润9686.96万元,未完成业绩许诺 ;2018年经营状况持续恶化,净利润更断崖式下降至-7589.42万元,所许诺 的业绩已不成能实现,导致2017年和2018年与业绩许诺 之间的差额跨越 2.36亿元。

无奈之下,2018年浔兴股份对价之链全额计提商誉减值,导致巨亏6.5亿元,这也是浔兴股份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又被抓!这公司实控人上月被逮捕,本月子公司总经理也被备案侦查公兴搬迁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公司拉链业务营收跨越 14亿,净利润过亿,是浔兴股份的大半边天。且拉链板块的净资产高达11.7亿元,价值被严重低估。针对这宗交易,监管部门发出问询函,公司在十多次延期之后,直到重组终止未能回复。

子公司一度失控 欠债人逃走海外

2018年10月,浔兴股份终于坐不住了,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仲裁请求价之链相关负责人支付业绩补偿款10亿余元。而目前价之链原股东甘情操、朱玲夫妻已携幼子避居海外。

当年11月,浔兴股份再度停牌启动重大资产重组。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到2019年1月,重组事项发生变换,从购买资产变为资产处置,要将公司的拉链资产以12亿元转让给原控股股东浔兴集团。

这两者关系闹到后来,出现过价之链的公章、财务 专用章、出纳章、银行Ukey、相关内部权限等均由甘情操、朱铃控制,拒绝浔兴股份举荐 的财务 人士接触,导致财务 人员无法履职,浔兴股份也无法对价之链的财务 打点 、会计核算、资产资金安闲 形成有效监管的情形。

“中国拉链大王” 涉嫌内幕交易被捕

就在一个多月前,浔兴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原董事长王立军因涉嫌内幕交易罪,现已被重庆市公安局实施逮捕。受此影响,浔兴股份以跌停开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