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上海公兴搬场服务有限公司网站!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长城汽车营利双降 魏建军”让利”经还靠谱不?上海公兴搬场

作者:上海搬家 时间:2019-09-17 06:39

原题目 :长城汽车营利双降 魏建军”让利”经还靠谱不? 来源:铑财

男篮世界杯,中国队战胜韩国后,姚明对抱怨 裁判的方硕连说三次“全靠自己 ”。潜台词即是:要想胜利,球场抱怨 裁判没用,如何逆境胜出才是本领 !

姚明的话抓住了内外 因根本:逆境上扬,是真正的价值表示 。同样,“全靠自己 ”这四字,放在中国车企身上也再合适不外 ,纵不雅观 观各大车企的2019半年报,业绩较差者大多将问题归咎环境。甚至“国产三强”长城、吉利也不能 免俗。

问题在于,简单“甩锅”其实不 能掩盖自身问题。比如长城汽车 ,从业绩到本钱 、从产品 到策略的种种困境,是否折射出诸多短板漏洞?是否与魏建军“让利不让市场”的思想,密不成分 呢?

这是一个永远值得争论的话题。

市场好坏

2018年,车市在持续三十多年正增后戛然而止。此话题热度达到高潮。

这从去年 比亚迪 、长城汽车等业绩下滑的年报中,可见端倪。

遗憾的是,这种利空态势,在2019半年报中,仍在延续。

铑财梳理乘用车发现,在 上汽集团 、北京汽车、吉利汽车、长城汽车、 长安汽车广汽集团江淮汽车江铃汽车一汽轿车 、比亚迪、北汽新能源、 东风汽车 、力帆汽车、 众泰汽车 、华晨汽车等15家车企中,13家净利出现不同 水平 下降。

一线国产品 牌长城汽车下跌超58%,吉利下跌40%,二线国产品 牌众泰汽车,净利润甚至狂跌 195.37%,仅比亚迪、北汽新能源,凭借新能源车取得增长。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19年上半年,国内市场销售整车1236.5万辆,同比下降11.8%。

这也成为多数企业解释颓势、抚慰市场情绪的重要理由。

对于强C端企业而言,这本不成厚非。

不外 ,也难免思考,市场不景气影响真有这么大吗?

终究,主打新能源的北汽新能源净利润增长。从市场看,2019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则达61.7万辆,逆势增长49.6%。

这意味着,即使汽车市场尚未完全回暖,但调整迭代中,也不缺乏机会。有专家体现,检验车企的成长性、核心竞争力,往往需在行业寒冬时。大潮退下,风口暂停,各企业的价值底色也就显露出来:实力是否够硬?是否抓住关键机会?

对于一些知名车企而言,答案似乎是否定的。好比说长城汽车。

长城汽车营利双降 魏建军”让利”经还靠谱不?上海公兴搬迁

图片来自网络

净利断崖

2019年8月26日晚间,长城汽车发布2019年半年度陈说:营收413.8亿元,同比减少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17亿元,同比减少58.95%。营利双降,尤其在净利方面,是长城汽车有史以来最大降幅。

陈说一出,波澜 立起。很多 投资者对此业绩无法接受,更不乏各种看衰之声。不外 ,也有投资者认为,虽是创纪录,横向对比看,对比 力帆股份 的-859.98%、众泰汽车的-195.37%,长城汽车的跌势,也没那么夸张。

乍看有些道理。问题在于,作为一线国产车企,长城汽车同阵营示意 差了太多。如吉利汽车,营收下降11%,净利下降40%,降幅均小于长城;北京汽车净利下滑25.9%,营收增长14.1%;而比亚迪不单营收增长14.84%,净利更是大涨203%,可以说,直接吊打长城汽车。

所谓没有对比, 天河居民搬家,就没有伤害。以此来看,长城汽车的跌势可谓夸张。

那么,是什么让其跌落神坛?

要知道,2019年1月25日,长城汽车公布2018年业绩快报:2018年营收994.69亿元,净利润53.95亿元,同比增长6.97%。同时,长城汽车发布2019年销量目标为120万辆。

虽然2018年,长城汽车销量为105.3万辆,同比出现1.6%的小幅下滑。不外 利润方面,却实现提升,这在诸企净利下滑的大配景下,显得难得。

这种难得,让市场对其充满希望。

只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2019年半年报的差强人意,让这束希望之光瞬间昏暗。

某种水平 上讲,长城汽车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滑铁卢,十分可惜。

兴业证券 汽车行业团队最新研报体现,汽车行业上半年基本面压力在2019年半年报中充分释放,业绩增速在2019年二季度探底,预计行业2019年下半年产销同比增速逐步回暖,之前家产 调研也显示部分 零部件公司2019年三季度产销将回暖, 广州越秀搬家,2020年-2021年产销有望周期性复苏。

换言之,长城汽车抗住最寒冷的2018年,却倒在2019年回暖前的曙光下。

不外 ,这种可惜,并不是 偶然。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行业大环境,只是加速袒露了长城汽车的诸多隐藏问题。

魏建军的“让利不让市场”

“我们坚持‘让利不让市场’的原则,只要市场在,就有未来,如果市场没有了,还如何谈论未来?所以上半年我们加大了营销力度,推广力度、处事 力度,越在这个时候越要稳住。”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体现。

如果将时间线拉长,不难发现,长城汽车此前的崛起,正是因为魏建军的这条原则。

尽管这家1984年成立的车企,历经30多年发展,可谓行业老炮,旗下产品 众多,但最广人知的,还是哈弗H6。

曾经,哈弗H6创造了连续58个月月销量冠军记录。屏一己之力,一度占据其总销量的过半江山,堪称一代神车。

可以说,长城汽车的江湖地位,离不开哈弗H6的神奇示意 。而哈弗H6之所以能席卷消费市场,最核心理由便是 高性价比。有业内人士指出,在相同配置车型中,早期定价8.88万-16.98万的哈弗H6,基本没有对手。

当然,这种高性价优势不难模仿,尤其是在中国。不外 ,纵览市场,似乎至今没有成功替代者。

有专家体现,原因在于,市场上没有人能像魏建军一样,将“让利不让市场”运用的如此娴熟。

2018年的“金九银十”期间,哈弗品牌大幅降价促销,全新哈弗H6优惠高达1.5万元,不止是H6,就连哈弗M6都直接官降2.4万元,还可享受最高36期0息金融政策支持,以及最高4000元的二手置换津贴 等购车优惠政策。如此让利,让哈弗H6单月销量最高突破5万辆,甚至与巅峰时期销量持平。

可见,魏建军“让利不让市场”的原则,是长城汽车近年迅速崛起的奥密,也是其抵御2018年车市寒冬的利器。

遗憾的是,所谓国之利器,不成久示于人。企业也不能 久长 痴迷、倚重一种打法。

历史无数次证明,没有一种模式能永久适用转变 的时代,也没有一种产品 能永远屹立市场。

当然,魏建军让历经的滑铁卢之变,同样也如此。

侵蚀利润

进入2019年,长城汽车继续深化着魏建军“让利不让市场”的原则,甚至愈演愈烈。

据搜狐财经报导 ,2018年长城汽车平均售价为10.32万元/台,单台车盈利约7600元;而2019年长城汽车平均售价降至8.38万元/台,同比降幅18.8%,单台车盈利仅2500元,同比降幅达三分之二。

降价幅度越大,利润空间也就越小,这也是长城汽车2019年上半年净利狂跌 的原因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降价不单 影响自身利润空间,对下端 经销商的利润来说同样造成侵蚀。

这也导致其销售费急增。数据显示,2014年,长城汽车上半年度销售费为9.1亿元,2019年为14.7亿元,增幅超六成。

造血手段的下降,也发生 一系列连锁反应。

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长城汽车总资产和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均出现下降,总资产928.34亿元,与去年年末对比 下降16.96%,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61.13亿元,同比下降59.12%。

值得强调的是,急需补血的长城汽车,在半中报发布当日,就同时发布了出售股权关联交易公告:以此,来集中资源聚焦核心业务,减少非主营业务对本公司整体经营业绩的影响,提升公司盈利手段。同时,将进一步对汽车出行业务及汽车租赁业务进行剥离。

依照 公告,长城汽车拟转让河北雄安欧拉共享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万里友好信息咨询有限公司100%股权。受让方为天津长城共享汽车处事 有限公司,转让价格分袂 为人民币7万元和人民币750万元。

对此,市场多有不解和惋惜之声:虽然共享汽车和汽车租赁,目前盈利模式还其实不 问题,但对企业来说,这两大业务更多具有战略意义。仅为757万元人民币,不惜抛售战略布局,是否说明长城汽车为改善业绩有些“病急乱投医”,也显示出长城汽车对资金的渴求,十分急迫。

也基于此,有舆论认为,长城汽车的发展颓势,是魏建军“让利不让市场”所衍生的后遗症。而业绩端的乏力,自然也影响到了其成长性。

本钱 看衰

汽车行业资深分析人士钟师体现,自主品牌大幅让利优惠,希冀以此对抗国外豪车品牌、合资品牌,虽然勉强市占率保住了一些,但对这两年好不容易打造起的自主品牌向上趋势是倒霉的,“又降价 跌回去了。”钟师强调,以过度促销来保市占率应对车市低迷,对于长城这类自主品牌的持久 发展是不健康的,“不是久长 之计。”

必定 意义上说,专家对长城汽车成长性的看衰,也映射到本钱 态度。

此前,长城汽车H股创下半个月盘中最大跌幅,并遭多机构看空。汇丰证券下调长城汽车目标价,由6.2元调整至4元,投资评级由持有调整至减持。而 国泰君安 也将吉利汽车目标价下调至11.00港元,并将投资评级下调至中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