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上海公兴搬场服务有限公司网站!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上海搬家公司“私转公”之困:规模难扩 本钱 高企

作者:上海公兴搬场公司 时间:2019-11-25 21:57

  “私转公”的基金公司的优势主要在权益投资,但公募的规模扩张主要依靠固收产品 ,加之没有银行渠道支持和历史业绩支持,前期很难把规模做大。

  在“私转公”这条赛道上,困难高过诱惑。

  近日,又有一家私募转战公募。证监会官网显示,已接收关于利得本钱 打点 有限公司(下称“利得本钱 ”)、苏州海汇投资有限公司联合申请设立利得基金打点 公司的相关材料。

  志在控股公募

  事实上,这并不是 “利得系”首次涉足公募业务。早在2014年10月,利得财富就通过受让纽银梅隆投资所持有的49%股权,成为纽银梅隆西部基金(更名为西部利得基金)的二股东。

  2016年6月,利得财富更名为利得科技。利得本钱 正是利得科技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09年,并在2014年5月登记成为私募打点 人。

  显然,“利得系”对于公募国界 的野心不止于此。依照 《证券投资基金打点 公司打点 措施》“一参一控”的要求推断,利得基金将是一家由利得本钱 控股的公募基金。

  不外 ,从过往案例来看,“私转公”并不是 易事。一家公司如果既做公募又做私募,难以防范利益冲突、利益输送。根据监管要求,全面放弃私募业务,是申请公募的前提。

  这一限制,劝退了部分 原本打算“私转公”的基金公司。以重阳投资为例,该公司曾在2015年12月提出申请 公募牌照,而后在2017年4月主动撤回申请。

  重阳投资相关人士体现:“经过反复讨论研究,公司认为现阶段专注于当前的业务,发挥自己 的强项,有利于更好地处事 客户,表示 ‘客户利益第一’的经营理念,因此决定暂不开展公募基金打点 业务。”

  那么,利得本钱 是否已经下定决心放弃私募业务,全面转型做公募?对此,利得本钱 相关负责人向《国际金融报》记者体现:“目前的进度便是 证监会官网披露的阶段,一切以主管部门审批为准。”

  “私转公”之困

  “私转公”的序幕始于2016年。当年6月,鹏扬基金获批,成为业内首家成功转型公募的私募。之后,凯石基金、博道基金、弘毅远方基金、朱雀基金也相继加入该行列。

  三年多过去,作为公募行业自成一派的“私募系”基金公司,上述5家基金公司的发展不尽如人意,仍然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从资产打点 情况来看,目前只有鹏扬基金跻身“百亿俱乐部”,规模达到323.29亿元,别的 4家则不够 50亿元。一直以来,公募都是依靠打点 费维持运营,私募则是依照 业绩进行提成。作为安居乐业 之本,做大规模是摆在“私转公”基金公司面前的第一道关卡。

  此前,已有“私转公”基金公司感受到规模缩水带来的危机感。今年 6月6日,凯石基金公告称,旗下发行的首只基金——凯石淳行业精选已连续40个上班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可能触发基金合同终止情形。

  公开资料显示,凯石淳行业精选成立于2018年7月19日,首募规模为3.4亿元,认购总户数为4494户。

  基金公司通常把首只产品 作为旗舰“代表作”,尽心尽力地进行宣传和打点 。而凯石淳行业精选成立仅十个多月便拉响了清盘警报,侧面反映了私募转型公募面临的尴尬处境。

  “转型没有那么容易。”上海一家私募人士体现,和私募对比 ,公募的整套架构搭建起来很复杂,需要大量投入人力和物力。

  一家“私转公”基金公司高管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私转公”的基金公司的优势主要在权益投资,但公募的规模扩张主要依靠固收产品 ,加之没有银行渠道支持和历史业绩支持, 上海家政公司,前期很难把规模做大。而公募的经营本钱 又很高,前几年很难盈利。

  “公募运作所需要的庞大后台、营销、风控系统会让私募机构力所难及,同时还面临运营本钱 的压力。”私募排排网研究员刘有华向《国际金融报》记者体现。

  牌照红利诱惑

  据统计,申请“转公”的私募曾跨越 40家。为何转型困难重重,私募仍对公募牌照趋之若鹜?

  “如果想赚钱多,就做私募;如果想做大,那就做公募。”上述基金公司高管坦言,相较私募,公募产品 门槛低、受众面广,且有免税优势——公募基金分红,机构可以免20%的所得税。

  刘有华认为,吸引私募转公募的原因来自五个方面:其一,得益于制度红利,公募基金的业务范围更加多元化;其二,私募转公募还有助于提升公司品牌价值,而且 可以公开宣传;其三,有助于引进社保基金、养老金、年金等长线资金;其四,受众群体更广,更容易扩大公司打点 规模;其五, 蚂蚁搬家公司,建立公募体系,有助于汇聚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