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上海公兴搬场服务有限公司网站!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上海公兴搬场最高检一起不核准追诉案:“案结事了”背后的为民情怀

作者:上海公兴搬场 时间:2020-03-21 22:13

面对层报上来的核准追诉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如何答复?核准追诉的尺度 在具体案件中又该如何驾驭?如何将为民情怀落实到具体办案实践中?日前,在最高检第一检察厅举行的全体人员视频培训会上,二级高级检察官梁贵斌用他介入 管理的一起案例给予了生动回应。

这场视频培训持续了近3个小时,会议结束后的当晚,记者采访了梁贵斌,听他泛论 介入 管理甘肃省曹某故意伤害不

核准追诉案的细节及心路历程。

为确保办案质效,动身奔赴甘肃

2019年1月15日,最高检第一检察厅收到甘肃省检察院报请核准追诉的曹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相关材料,承办检察官认真审阅后,立即向甘肃省检察院电话了解相关情况,并要求甘肃省检察院就该案是否存在正当防卫以及对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抵偿 等问题,补充 陈说相关材料。

记者了解到,事情的发生要追溯到1995年2月7日,临洮县的曹某和同村几个人在村里看戏时因琐事与被害人侯某发生口角。在回家途中,被害人侯某等人追上曹某等人后,侯某先持一节枯树棒击打曹某。在厮打中,曹某用随身携带的折叠刀在侯某背部戳了两刀,致侯某失血性休克,并于当晚死亡。案发后曹某外逃,直至2018年2月2日被临洮县公安局抓获归案。

2019年2月26日,收到甘肃省检察院补报材料后,最高检第一检察厅办案组检察官陈雪芬、梁贵斌等办案人员经过仔细审查和做相关上班认为:首先,曹某系故意伤害致人死亡,从犯罪性质和情节来看,曹某是因被害人侯某先用枯树棒击打其腿部,在情急之下用随身携带的工具刀刺侯某两刀,不属于犯罪情节“特别严重”。其次,从被害人父母、案发地群众、基层组织负责人的意见和反映来看,主要反映的问题是侯某父母及家人生活困难,不属于“社会危害性和影响依然存在,不追诉会严重影响社会不变或者发生 其他严重后果”的情形。其三,未发现曹某在外逃期间实施新的违法犯罪行为,就其人身危险性而言,不属于必需 追诉的情形。经初步判断,该案应当尽最大努力做好当事人的和解上班,在此基础上不核准追诉,更符合法律精神,办案效果更好。

第二天,办案组便提出不予核准追诉并要求继续做好被害人家属救助、抚慰上班的意见,呈报第一检察厅负责人。

“进一步做些上班后再正式批复,以确保办案效果。”依照 厅领导要求,2019年3月13日,梁贵斌带领办案组成员奔赴甘肃。

“你拿出的不单 仅是几万元钱,更是本旨良知”

2019年3月14日,抵达甘肃后,办案组即刻组织召开了由甘肃省检察院、定西市检察院、临洮县委政法委、临洮县检察院、临洮县公安局等相关人员加入 的案件研判联席会议,就做好双方当事人及其家属的上班,尽快启动国家司法救助程序等举措达成共识。

在会上,临洮县委政法委书记当场体现全力支持配合检察机关的上班,加快国家司法救助审批程序,特事特办,给予最大限度救助并指派乡镇干部做好被害人家属的思想上班。

在梁贵斌与有关人员一起讨论案件时,曹某的律师和哥哥曹力青得知消息后,正在赶来的路上。因此,与曹某的律师和曹力青的会见就提前了。

在会见时,曹某的律师提出,曹某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没有社会危害性,曹某及其家属不该 当进行抵偿 。

“检察机关对曹某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认定方面不存在错误,不构成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我们都是法律上班者,法律上班者追求的最高目标便是 用法律本事来平衡、调整、修复社会关系,而不单 仅是用自己 所学的法律知识维护当事人的权益。在多方权益发生冲突的情况下,要站在全局的高度看待问题,要有大局意识,这是我们每个法律上班者义不容辞的责任。”当梁贵斌耐心地讲出这番话时,曹某的律师陷入了寻思 。

曹力青则声明自己 家里十分困难。他提到,当时答应替弟弟抵偿 ,媳妇就跟自己 闹离婚,而且 他还要赡养父母,赡养弟弟的继父母,压力也很大。

“你的家庭确实很困难,但是和被害人家庭对比 ,还是要强得多。你拿出的不单 仅是几万元钱,更是本旨、良知,作出这份抵偿 的社会意义要远远高于经济利益。如果你替弟弟进行抵偿 ,对乡里乡亲、对修复社会关系以及对自己 家庭、子孙后代的影响,都是有积极意义的。”梁贵斌连结着检察官应有的耐心继续做上班。

这时,律师提出,需要跟曹力青到外面商量一下。几分钟后,曹力青走进来,很明确地体现“自愿向被害人家属补偿5万元,以期得到被害人家属的谅解”。

尽管临洮县检察院及时启动司法救助程序,然而考虑到司法救助程序周期较长,梁贵斌担心事出反复,便协商临洮县检察院提前垫付5万元司法救助金。至此,加上曹力青筹到的5万元,10万元抵偿 款已经到位。

“秉承 为民司法,不要唱高调、喊口号 ”